首页 > 资讯中心 > 正文

化博物馆推出“破卷残书”展

2015-09-12 21:52:16 来源:

  徐兴海近照。
  
  
 “破卷残书”作品。
  5月17日,由兴化市残联、兴化市文广新局联合主办的“携手五月”费松岩、徐兴海书画展,在兴化市博物馆开幕,共展出二人书画作品60幅,展期一个月。其中,徐兴海将展示个人近期“破卷残书”画作约30幅,该特色画种在我市罕有公开展览,感兴趣的市民可前往参观。
  残疾画者痴迷“破卷残书”
  今年52岁的徐兴海是兴化垛田镇杨花村人,小时候因患小儿麻痹症,造成左手终身残疾。徐兴海说,近30年来,他一直在钻研一种被称为“锦灰堆”的、古老而非主流的画种,在兴化,称之为“破卷残书”,也叫“打翻字纸篓”。
   初次接触绘画,是在他上小学时。有一次,教语文的史老师讲了关于画家唐寅和郑板桥的故事,使徐兴海对绘画产生了浓厚兴趣。于是,他缠着父亲买来了宣纸、 毛笔和墨汁,开始学习水墨画,有时竟不知不觉画到深夜。为了提高画技,他还买来了《中国画技法》、《林泉高士人物画谱》、《百子图集》等绘画书籍,一有空 便潜心揣摩。到中学时,他的山水、人物水墨画已经像模像样了。
  1980年夏,徐兴海初中毕业后回乡务农。由于肢残,父母只让他在家里干点家务活,他干脆一门心思扑在了绘画上。为了使自己的绘画得到提高,他跑到兴化市区拜师取经。
   1988年,徐兴海结识了兴化城里小有名气的画家钮老师,经常将自己认为画得较好的作品送到城里给钮老师指点。有一天,他看到钮老师能用一堆破卷残书作 出一幅画,惊呆了,也想学。回到家后,他找来有关介绍拾破画的书籍和一批拾破画作认真揣摩,但很长时间都不得章法,很是苦恼,又不好意向钮老师开口,只好 去偷学。
  一次,他去钮老师家送画,恰逢老师外出,他忐忑地逐一掀看钮老师作画的纸,终于琢磨出奥妙所在。当时他心里特别激动,记不得自己是如何走出钮老师家院子的。
  经过3年多的学习,徐兴海的拾破画已经日臻成熟。后来,徐兴海总说,自己“破卷残书”的技艺是偷来的。为了生计,他开始以卖画为生。虽然每幅画只能卖到20元,但对一位残疾人来说,能够自食其力,已是莫大的安慰。
  卖的是手艺,传的是文化
  2005年,徐兴海应邀到兴化市大司马府现场作画,大家都对这个“新鲜玩意”感到惊奇,但徐兴海却很失落,“兴化会画‘破卷残书’的人不多。因为种种原因,钮老师的儿子也不做了,我得坚持下去。”
   可就在这年夏天,徐兴海被检查出肾病,疼痛难忍。他没有被病魔打倒,依然坚持作画。只是将原计划每天画一块破书,改为一周画一块。徐兴海说,画“破卷残 书”也遇到许多难题,因为没有相当的修养是画不来的,要求必须是全才,不但能篆刻好各类印章,对诗文、古籍版本、拓片、古器物等也要有研究。这对只有初中 文化的徐兴海来说,无疑困难重重。但他就是靠着30年如一日的精神,钻研出不少门道:“画面构图要平中见奇,杂物应有出处和依据,不能任意编造;纯手工精 心绘制,不许粘贴拼凑……”他还能详细说出画中每一个拓片的历史典故。
  徐兴海还先后参加了上海北蔡与兴化市垛田农民书画展和江苏省第三届农民书画展,并获了奖。
  如今,他已卖出上千幅画作,很多画被上海买家收藏。“别看我是个画画的,我卖的是手艺,传的是文化。”徐兴海说,虽然在当下信息时代不需要“破卷残书”来传承历史,但作为一个绘画技法,他希望“破卷残书”能继续传承下去。“只要有人愿意学,我将尽心尽力教他们。”
  小知识
   “破卷残书”是国画艺术工笔类的特色画种。相传始于元初的绘画大家钱选:有一天钱选醉后兴起,将当天散落在饭桌上的下酒菜吃剩残物,信手绘成一幅横卷。 一旁的友人见了,个个称奇,争相索求,钱选不假思索,挥笔题款“锦灰堆”。后来发展到非常真实地描绘古代文人雅士书房所常见古旧字画、废旧拓片、青铜器拓 片、瓦当拓片、虫蛀的古书、废弃的画稿以及扇面、信札等杂物,这些杂物件件呈现破碎、撕裂、火烧、沾污、破旧不堪的形状,给人以古朴典雅、耐人寻味的感 觉。